丹心寫入襟懷間/薛梅

主頁 > 書序書評 >

丹心寫入襟懷間/薛梅


丹心寫入襟懷間
薛 梅
 
  一場突如其來的“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”席卷神州大地。一位詩人正在塞外承德一棟居民樓的陽臺上,遙望著遠方。此刻,在他焦急的心中,一座與火神山、雷神山同時動工的是一座精神的神殿。他一會兒轉換電視頻道,一會打開地圖查看,一會兒找來資料翻閱,為了記錄下分分秒秒,廢寢忘食。從淚流滿面的清晨,一動不動地坐在電腦前發呆,到一個和衣而臥的通宵又過去了。這是一位憂國憂民的詩人的一天。時間定格在2020年1月23日。
  此后,他以一位詩人的視角時刻關注著那座英雄的城市——武漢。此后,他和所有的中國人一起,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,全身心投入到一場沒有硝煙的阻擊戰中。在全力做好疫情防控期間維護社會穩定工作的同時,他還把一些期待與祝福寫進了抗疫詩歌“日記”《這個春天》。他,就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李海健。
  海健是我的師兄。他的每一部詩文集幾乎都收錄了我的評論。我清楚他對文學的敬畏心和使命感,當他捧出這本《這個春天》的時候,我并不感到意外。何況海健的勤奮是有目共睹的。如果說,愿有歲月可回首,且與文學共成長,是海健一生孜孜以求的詩意棲居,這從他已經出版的20多部詩文集中得到明證。但從《星星河》《讀一讀承德詩人》《塞罕壩之歌》等詩集來看,莫如說海健還有著一種比詩人更高遠的探尋和求索,那就是他的史志情懷,這讓他的遠方更為遼闊,他的視野更為寬厚。何況,庚子年的這次疫情,注定會給每一個中國人留下刻骨銘心的記憶。家國罹難,命運相牽,人民病苦,抗疫當前。身為共產黨員的李海健,更懂得人民戰疫為人民的戰略要義;作為詩人的李海健,也更能夠敏銳感知全民戰疫,城鄉防控,武漢堅守,醫衛沖鋒,八方馳援,基層鞏固中噴薄而出的中國溫度和中國力量。
  海健用詩歌照進現實和心靈的圖景,海健用詩歌彰顯民族精神和崇高禮敬!
 
家國情懷:一面神圣的旗幟
 
  以詩言志,以詩存史,是海健多年來堅持的詩歌創作方向。文學是時代的產物,把握和反映真實的大事件,時刻和國家、人民同呼吸,共命運,李海健一直堅持這樣做。如果說,他的詩集《塞罕壩之歌》是以雕塑塞罕壩精神試圖為地方存史,那么詩集《這個春天》則是凝聚戰疫中人民的磅礴力量試圖為民族存史。這是因為,海健的心中,始終有一面神圣的旗幟,那就是對人民負責、對世界盡責的國家形象。
  非常時期,要不要寫詩?寫什么樣的詩?抗疫詩歌寫作,伴隨著疫情中死難人數的劇增和抗疫的艱難性,曾經在微信公眾平臺引發了激烈辯論,一方認為,在死亡面前,詩歌泛濫成災,口號體、哭嚎體、勵志體詩歌浮于表面,空而無當,缺少悲憫情懷和冷靜思考,好詩不多,認為“奧斯維辛之后,寫詩是可恥的。”,另一方認為,抗疫需要馳援,需要既是物質的,也是精神的馳援,無疑詩歌是最能迅速和有效直擊人們心臟,引發情感共鳴的精神養素,并由此提出了關于抗疫詩歌建設的人文向度和審美價值,召喚深陷疫情中的人們勇敢面對現實,樹立抗疫必勝決心,鼓勵奮發堅守斗志,啟迪生命敬畏和災難之思。毋庸置疑,真理越辯越明,這是人性趨向理性和人生詩意觀照的合理體現。海健不讓自己陷于這樣的嘈雜,他深知,在特殊時期,加油也是一種表達,一種情懷。說明人心不沉淪,不自棄,有方向,有力量。所以他安靜地諦聽,安靜地思索,安靜地寫作,抗疫以心,存史以詩。他堅守著詩歌圣地,交付以靈魂,以光照,以信念,以人民和家國摯愛。
  因為他深知,新詩自誕生以來,就肩負著啟蒙和激勵民心的使命。百年來,我們歷經軍閥踐踏、西方荼毒、日寇侵略、國內戰禍,地震水災、干旱瘟疫,詩歌都始終在場,現場感和紀實性、人民性和大眾化都是詩歌在特殊時期的不二選擇,從民謠入詩,到革命詩、街頭詩、朗誦詩、抗震詩等等諸多形式的出現,詩歌所承擔的都是勠力同心、共赴國難的心聲。在特殊時期,詩歌的社會功能必然大于審美功能,因為詩歌對于掙扎中的人心的喚起,往往能夠構筑起堅不可摧的精神高峰。用詩歌弘揚民族情、家國愛,這是中華民族優秀文化傳統的重要一脈,海健立起詩心,更立起一面鮮紅的五星紅旗?!哆@個春天》共分兩輯,上部“春天頌”,下部“英雄贊”。“春天頌”中的很多詩作都在試圖傳達這種內質姿態和精神向度。作為一位成熟的詩人,海健拒絕刻板的政治術語、高蹈的口號和簡單的標語,他始終善于站在文化的窗口,去洞察別樣的風景,去發現深邃的秘密。
  首篇《中國智慧》是整本詩集的詩眼。他從傳統文化和抗疫時間表兩條觀測點去鮮活呈現出雷神山、火神山緊急救治醫院的建設,傳統文化立起中國智慧,時間演進立起中國精神,他在詩中塑造了一個臨危不亂、昂揚奮發的國家形象。這是海健詩歌的抒情主體,他的國家形象有著萬眾一心、共克時艱的中國力量,有著迎難而上、敢于斗爭的中國精神,有著聞令而動、雷厲風行的中國效率,有著與民同在、命運與共的中國擔當:“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╱譚德塞說:╱‘我一生從未見過╱這種動員’”(《中國力量》),海健筆下的詳實數據,不是冰冷的符號,而是有血有肉、有情有義的中國。如果說這一篇是一個引言,那么上部“春天頌”中的群像描寫:那些天使,那些各行各業的“逆行者”,他們主動按下的紅手印,他們迅速集結的隊伍,他們戰地的婚禮、生日,黨員突擊隊,他們心中飄揚的黨旗紅,以及下部“英雄贊”中的英雄形象烘托,有鐘南山、李蘭娟這樣的醫衛專家,也有高銳、邵青春這樣的普通護士,更有在疫情中的普通人,他們盡管平凡,但不平凡的是,他們都有著共同的家國情懷,他們有著民族共同的精神氣度,他們共同體現了中國魂,是他們,立起一個豐滿閃光的國家形象。
  人民生命重于泰山!在這樣的共識和信念下,黨中央一聲令下,高強的指揮力,高效的執行力,高能的防控力,在海健的詩寫中成為國家形象的靈魂工程,巍峨聳立。誠如習近平總書記在統籌推進“新冠肺炎”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上所指出的,中國人民在疫情防控中展現的中國力量、中國精神、中國效率,展現的負責任大國形象,得到國際社會高度贊譽。
 
韌性特質:一個無堅不摧的群體
 
  在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發生的特殊時期,精神形式的支持和援助同物質需求缺一不可。誠如著名詩人歌德所言:“還要在這種物質基礎上替精神世界建造一個苗圃”,海健的詩集《這個春天》正是他在建構著一座與火神山、雷神山同時動工的精神神殿。他的上部“春天頌”塑造了一群群為戰疫工作辛勤奉獻的各行各業的人們,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稱號:中國人;他們有一種共同的摯愛:家國情懷;他們是一個無堅不摧的群體;因為他們身上生長著中華民族的鈣質:韌性特質。
  縱觀歷史,資源短缺、災難頻仍的中華民族,卻每每都能夠在災難中迅速恢復,并持續發展,最根本的力量,是源自于中華民族在這漫長的與苦難和災禍抗爭的過程中,已經產生了一種獨特的民族心理,并積淀為一種深層的社會意識。這種蘊藉在中華民族根脈中的“韌性”,總是能夠爆發出強大的自我恢復和更新能力,爆發出超常的變通智慧和創造活力,遇山開路,遇水架橋,天漏補天,海嘯填海,困境不等死,災禍不悲絕,儒道互補,剛柔并濟,張弛有度,以退為進,死而后生,中國人的韌性特質,總是能夠民族凝聚一心,有擔當,有仁義,有反思,有救贖。海健的“春天頌”,所歌頌的就是這樣一個民族,一個無堅不摧的群體,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日子里,像魯迅筆下的棗樹,盡管被暗的夜、冷的冬脫落了葉子,但是仍然能夠頑強抗爭,決不妥協,“默默地鐵似的直刺著奇怪而高的天空”。
  這“韌”的一群,有白衣天使唱著生命之歌:“船的力量在帆上╱人的力量在心房╱祖國重托扛肩上╱鐵了心護佑百姓健康”(《天使之歌》);有援馳武漢的各地醫療隊:“扶危渡厄╱慷慨赴難╱這是一群╱最美的‘逆行者’”(《出發 最美的“逆行者”》);有各地黨員本色鑄就的《這個春天,最美的顏色》,有各行各業奉獻者搭起的《戰“疫”中最美的彩虹》;有《解開病毒的“密碼”》的院士專家,有《抗擊疫情黨旗紅》的《119黨員突擊隊》,有戰地的巾幗雄風,也有居家升旗的肅穆……他們各不相同,但他們又如此相通:
  “這個春天 有恐懼
  更有溫暖
  那些動人的瞬間
  就是美麗的詩篇”
  ——《戰“疫”中最美的彩虹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海健的詩,是建立在細節的動人刻畫上,一舉手一投足,一顰一笑,有張有弛,血肉豐滿,讀來動情,每一群人都是你的鄰人,每一件事都有新聞印證。這些詩行,在現實的憂傷和痛苦中,在戰疫的艱辛和犧牲里,讓我們直擊靈魂深處,深切感受到中華民族應對風險挑戰的不屈的和有始有終、堅持到底的堅忍與勇毅,突圍與創新。“千磨萬擊還堅韌,任而東西南北風”,海健通過抗疫群像,形象地詮釋了這一動人的精神特質。
 
英雄色彩:一種堅定的信念
 
  革命烈士、著名作家郁達夫在紀念魯迅大會上說:“一個沒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,一個有英雄卻不知敬重愛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藥的,有了偉大的人物,而不知擁護,愛戴,崇仰的國家,是沒有希望的奴隸之邦。”在中華民族的歷史上,從來不缺少英雄,從古至今,既有大名鼎鼎的英雄豪杰,也有驚天壯舉的無名英雄、平民英雄。凡是英雄,他們身上都有一個堅定的信念,那就是人民的生命高于一切。為這一信念,舍我其誰,無私忘我的精神,既體現了個人崇高的理想,也是民族的大義,更是人性的光輝。所以,英雄是一個民族的靈魂防線,英雄是一個民族的精神脊梁。歌英雄,頌英雄,向英雄學習,向英雄致敬,就是要學習他們身上的“人民至上”的一腔英雄情。
  這個春天,有無數的眼淚值得我們回憶。在每天刷新冰冷的數據時,生死的思考在淚水中涌動著悲憫;“衣白褂,破樓蘭,赤子切記平安還!”在白衣勇士們出征又倒在抗疫一線的戰場時,我們在淚水中涌動著感恩;在全體民眾居家堅守、自愿捐款、自發寄物的點滴中,我們在淚水中涌動著深情。這個春天,我們記住了一個個英雄的名字,他們堅強、正直、勇敢、仁慈,他們有勇氣承擔著命運,也了解生命且熱愛著生命,但他們更葆有關鍵時刻站得出來、危急關頭豁得出去的舍我其誰的奉獻精神、無私忘我的犧牲精神,以及人民生命至上的堅定信念。海健懂得感恩,懂得記錄,懂得不忘。他的“英雄頌”就是獻給這些抗疫中有著堅定的信念的英雄的真誠禮贊,他們是普通大眾中的一員,但他們的壯舉就是英雄。海健要告訴將來的歷史,他們——我們不要忘記,不能忘記,不可忘記!
  一個成熟的詩人深深懂得,詩歌是情感的載體,它必須以“真”作根基,真情深情,才會成就“善”與“美”。海健在抗疫視野中拓開廣闊的視角,捕捉真人真事的閃光點,首先在題目上達到一語中的、直抵內核的藝術效果,比如《敢醫敢言:鐘南山》,兩個“敢”字就將鐘南山守護蒼生講真話的勇敢之心脫穎而出;《最“時尚”的發型:肖思孟》,毅然剪去長發的河北女護士肖思孟,加上引號的“時尚”,托起的正是年輕一代的責任與擔當;《藏起“遺書”赴武漢:孫繼紅》,“遺書”觸目驚心,但藏起“遺書”的背后是“女子本弱,為戰則剛”的堅定信念。其次,海健在時間上銘刻“史”料,發現觀點,幾乎他的每一首時,無論記人記事,都有時間的線性推動,都有自我放飛的神思,比如鐘南山,他從“新冠”時間,穿越到“非典”時光,再穿越回“新冠”時期,他發現了他的“敢”:“面對困難╱他勇于挑戰╱面對危險╱他臨危不亂”,他亦在“和藹如春風”“熱情如烈火”的感興中看到人物身上動人的光彩。不僅如此,海健的詩還善于在地點上找沸點,圍繞疫情的中心“武漢”,他的詩還出現了中國、湖北,火神山、小湯山、雷神山、河北、北京等等具體的地名,比如《陪大貨車過年:閆保有》,河北遵化大官屯村—天津—武漢—村莊,這一連串的地名組合,正是要烘托出人物內心的“沸點”:“閻保有想了想╱把車停在了╱離村子一公里的空地上╱咱不能給政府添亂╱也不能給家里添亂”。人民才是真正的英雄,這是海健以小見大、以個體見群體的用心詠贊之所在。
  生活即教育。當日歷一頁一頁翻過去,我們安坐在陽光普照的大地上,翻閱著一本本記錄著中國人民勇敢抗疫的各種體裁的書籍,其中定會有一本是海健的詩集《這個春天》,我們穿越了時間,看到一位飽含深情的歌者,以詩抗疫,以情化人,傳遞著正能量,用自己的全部熱愛,為祖國助力!
  祖國必勝!人民必勝!相信每一位閱讀者,會和詩人的心貼得一樣近,一樣深情!
 
2020年4月5日 于承德魁福園  
 
薛梅,女,滿族,河北圍場人。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河北省作協理事,承德市作家協會副主席。河北民族師范學院教授。
?
av综合|国产精品免费视频观看拍拍|亚洲国产精品久久综合网|国产三级在线精品区